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 返回目录 >

  军事基地征用内蒙古草场补偿不到位 牧民投诉多年无果赴京请愿
   
自由亚洲电台
2015-01-12
华盛顿
 

蒙古四子王旗20牧民周一抵达北京,其后几天还会有更多牧民陆续赴京,他们准备在未来数日内前往信访局等多个部门请愿。有牧民向本台表示,2011年朱日和军事训练基地征用他们84万亩草场,但相关补偿始终不到位。几年来,他们曾前往内蒙古政府上访,但被特警暴力驱赶;曾通过法院向旗政府申请信息公开,却被告知军事机密不得公开。万般无奈之下才选择前往北京请愿,希望当局能给给他们一个说法。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数十名牧民不满承包的草场被军事基地征用,补偿却不到位,且向当地政府讨说法多年无果,他们日前亲身前往北京,准备直接向中纪委及国家信访局等部门反映诉求。

周一刚刚抵达北京的20名牧民之一敖登画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被侵占的草场面积有84万亩,是他们在1988年开始承包的,1998年他们第二次更新承包合同,草场的使用期限为30年。但在2011年,当地政府以朱日和战术训练基地需要使用草场为由,将他们全部赶走,但给他们的赔偿,一亩草场只有200元,加上其它的各类补偿费用,至多只有三、四十万元左右,仅相当于过去他们一户家庭放牧一年的收入。 

敖登画拉:北京军区朱日和训练基地侵占了我们的草场,2011年征的草场,20126月之前全部搬出去,我们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搬走的。我们四子王旗政府是这么跟我们说的,国家给地方政府18个亿,每个人平均能得96万块钱,我们现在得的是147,住房补贴和搬迁困难补贴47,每亩草场200块钱的草场补贴。一个人最多最多就是三、四十万,其余的四、五十万呢?

记者:一共被侵占的草场面积大概有多少?

敖登画拉:光我们四子王旗就84万多亩草场。跟我们说的时候说这个草场不是你们的,是国有草场,你们是在人家部队的草场上,现在你们就搬走吧。我们自己有承包的30年不变的合同书。 

记者:是哪一年开始承包的?

敖登画拉:这个草场一开始是88年开始承包的,第二轮承包是98年,现在还有十几年(承包期)。我们一户就几千亩草场,在这几千亩的草场上养活着几百个羊,一年每户收入最低三、四十万块钱。

记者:现在他把草场侵占了之后你们就没有办法放牧了是吗?

敖登画拉:没有办法放牧,训练基地就用铁丝网网住了,我们都没有办法进去。我们就搬迁到旗政府一个镇里面。年轻一点的有毕业大学生的就分配工作;牧民没有文化的多,一个人就是1000块钱、800块钱打工;上岁数一点的就没有什么收入了,四、五十岁的就是靠低保生存的;老一点的就给养老保险。就这样维持生活。

敖登画拉告诉记者,他们此前曾前往旗政府、市政府上访,还曾尝试走法律途径,但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

我们从第一年迁置以前就开始反映了,连今年就是第五年了,年年我们走,没有给我们解决。包括内蒙政府什么我们都去过,去内蒙政府让特警把我们的牧民都打回去,前年的事情。有的牧民法律程序走过,去内蒙高院,让四子王旗政府公开信息,四子王旗政府说是军事机密,不给公开。征用我们的草场能成了国家机密了吗?他们就这样不给公开。

本台记者随即致电四子王旗政府及信访局,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转而致电乌兰察布市政府,对方要记者询问市信访局,不过,市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则指有关情况他们并不掌握,是属地负责。

记者:四子王旗的牧民说朱日和军事基地征用草场,但是补偿一直没有到位,说几年了,反映这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想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

对方:你这种的话,你给四子王旗打电话。

记者:这个不归你们管?

对方:不是说不归我们管,我们这里不知道四子王旗什么情况。信访问题是属地管理,你应该问四子王旗。

敖登画拉说,他们二十人是第一批抵达北京的,其后两天陆续还会有更多牧民赴京。对于此行,他们抱有极大的希望。

近年来,内蒙古因征用草场引发的官民冲突时有发生。去年6月,通辽市政府以每亩7元的补助强征扎鲁特旗八万亩草场,并派出防暴警察推倒牧民的蒙古包,殴打牧民。去年4月,巴彦淖尔市30多牧民不满政府克扣退牧还草补贴费,前往市政府上访,遭到警察殴打,多人被打伤抓捕。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胡汉强/嘉远)

来源:自由亚洲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1122015093714.html

 

< 返回目录 >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