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 返回目录 >

 

我们永远不变的立场 原住民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2015-09-27
纽约
 

作者 哈达                  

众所周知,一九二二年中共召开了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其党章里明确提出了承认蒙、藏、维(原住民)等民族的自决权,一直到一九三五年发表《35宣言》,他们没有改变其承诺。他们没有改变承诺的原因有三。一是,自己的实力薄弱,还没有夺取全国政权;二是,是列宁主义的政党,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三,更重要的是,中共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蒙、藏、维是自古以来繁衍生息在自己领土上的原住民,他们不但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而且都建立过自己的独立国家。蒙、藏、维都是各自脚下那片领土的真正主人原住民,虽然他们现在正在抗击汉族军阀们的侵略、征服,但他们完全拥有建立自己独立国家的权利。虽然后来中共变得强大一些以后完全食掉自己承诺,但是他们最后还是允许建立自治区(虽然是假的)本身与在一定程度上承认蒙古族原住民是这片领土的当然的主人的地位是分不开的。

殖民当局汉族统治者们长期以来一直企图剥夺蒙、藏、维民族拥有的某些特权而还没有做到的唯一原因就是这些民族都属于原住民而绝不是盲流所致。殖民当局培养的研究民族问题的御用学者们企图把民族问题歪曲成为盲流问题移民问题,其真正目的是把原住民蒙古族作为盲流来对待,从而对他们进行残酷的同化,最终断绝他们未来建立独立国家的道路。

哪个南蒙古人如果放弃了独立建国的目标,那他就等于放弃了蒙古民族原住民主人的地位和权利,把自己民族降低成为盲流外来移民。这是出卖背叛本民族利益的赤裸裸的犯罪行径。原住民这个神圣的地位是我们的祖先用自己的鲜血挣来并流传给我们的,现代国际法也承认并保护我们的这个地位和权利。假如我们放弃了原住民的地位就等于承认了汉人的殖民统治,成为他们的世世代代的奴隶,而且会很快就被彻底灭绝的。

我们是蒙古高原南半部的永远的主人原住民,我们绝不是外来移民盲流。我们永远不放弃主人原住民的地位,这是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改变的立场。如果我们自己不否定、放弃,任何人都无法否定和剥夺我们这个地位原住民。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含糊。这真正是我们最切身的,最长远的战略性的利益。如果我们不放弃神圣不可侵犯的原住民权利,会有一天实现独立建国的梦想。赶快醒悟吧!误入歧途 的人们。殖民当局共产党正在逐步实践那些御用学者们的反动谬论,但是由于担心发生大规模的民族冲突或骚乱而导致全国性的政治危机,而且也恐惧在全世界进一步丢脸。所以他们还多少有些犹豫和收敛。但是那些生活在海外的所谓中国民主派却无所顾虑,毫无余力地全面实践这个谬论。具体的说,他们根本不承认蒙古民族是这片领土的主人原住民。他们的心目中根本没有蒙古民族这个群体,而只有几千万汉族盲流中的每一个成员一样的个体而已。所以他们恬不知耻地宣称在毫不触及几千万盲流的前提下,给每一个公民一张选票的权利,谁的选票多就谁掌权。众所周知,北伐军占领北京后定居在北京的蒙古族人民聚会敦促白崇禧保障内蒙的自治权时,他大声叱责道:现在是民主时代了,我们只追求个人的平等权利,而不追求民族间的平等权利。虽然我本人是回族,但我不顾回族的权利。民主派们的主张与白崇禧的说法有何区别呢?如果将来真的这样做,蒙古族原住民的一切权利不被剥夺光吗?原住民蒙古民族还能存在下去吗?到那时蒙古人与几千万盲流表面上互利共存,平等双赢(席海明语),而实际上成为盲流们的奴隶,将很快被彻底灭绝。原来席海明及其追随者们的主张是汉族民主派的主张的翻版。正因如此,席海明得到他们的高度赞扬,结交许多汉族朋友,成了他们中的名人。不瞒说,这是出卖民族根本利益的罪恶行径。席海明在荷兰海牙召开的第二届中国之路国际研讨会上(2015.8.17-18)再一次毫无羞耻地宣讲了自己的主张。席平常总是宣称自己一生为了蒙古民族奋斗所付出的代价比谁都高。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把原住民自己民族的权利,利益统统踩在脚下,而把盲流侵略者、殖民者、掠夺者、屠夫们的权益放到如此高的地位,对此我难以想象和理解。谁敢说他们之间没有秘密交易呢?!

我认为,南蒙古未来进入什么时代,不管建立什么国家,若不先解决几千万汉族盲流的问题,那么我们可选择的道路就是整个民族被很快就彻底灭绝(现在已被同化一半了)。我们绝不选择灭绝民族的道路,因此,我们将要的就是南蒙古的自由和独立!对原住民来说,必须先建立起自己的独立国家,然后用和平方式合理解决盲流问题。只有这样,原住民才能获得自己的自由平等和人权。用和平的方式合理的解决盲流问题不属于践踏人权的行为,而是属于反对民族压迫,结束殖民秩序的正义事业。

                                                              2015.8.30

 

< 返回目录 >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