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亲朋的一封公开信

亲爱的亲朋好友以及所有对我关注过的人们:

你们好!

现在向各位郑重声明的同时谨以此信道别。

自从1995年的1015号开始到现在无数次的纷繁的磨难对我的身心摧残太无情了。似乎这个社会不允许我存活。但是我历尽艰辛走过来了,15年的无奈何止用不如意表达的了的。但是我的生命不属于我一个人,所以即便是我承受不了也得承受。我不会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的。不过,近几个月来的种种迹象表明,我也许会被消失、被猝死、被精神病、被自杀,都有可能。如果你们听到我离开这个世界或失踪的消息后,不用去猜测自杀或他杀,绝对是和中国公安机关或安全机关有关系。是他们所为。近期的迹象表明近日内他们会采取措施的。也许监视居住,也许拘留,至于法律实体和程序等估计他们不顾吧。

我自身是期待看到中国体制的变革,而看不到那样的变革死去是不瞑目。但是身不由己的消失是我左右不了的。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遭到迫害致死的人安排好后事还是应该的。所以写了这封信,意思就是不要留下一个扑朔迷离的结局让人猜测。首先把谜底用这种方式公开吧。

还有,拜托各位好友,等到我出事了,马上通知我的儿子,叫他赶紧申请政治避难,以防不测。不要让他步我后尘,终身被人摧残,虽然背井离乡,总比失去自由好一些。无论是我的选择还是我提醒儿子的选择,都是无奈之举,是被逼的。是公安机关逼我做极端的选择。

由于我的性格所致,交谈中对亲朋多有伤害,这里请求亲朋好友们给予原谅,我没有恶意的。这也许是所谓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吧。我没有恐惧与悲哀,因为我还是相信轮回的,也许在那个世界我见到我的父母以及所有不愿意失去而已经失去的人们。我对他们曾经的怠慢与伤害,我到那个世界后恳请他们的宽容。

有人说我已经精神分裂了,那就算精神分裂吧,我无意争辩,继续活着的时候都没有过争辩疯与否,何况一个要死去的人没必要去辩解的。疯了也不会自杀,这一点你们相信我吧。

祝福你们有生之年看到我期待的社会,到时候我的儿子会告诉我的。在那个世界我也会欣然的。

你们的亲人朋友以及曾经有意无意伤害过你们的人:

高布如特胡琴呼

2010-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