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维权人士高布如特胡琴呼被软禁

2010-11-17

南蒙古民主联盟成员、维权作家高布如特胡琴呼已经被有关当局软禁一周。胡琴呼本周三向本台表示,她目前的遭遇应该和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即将刑满释放有关。自由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胡琴呼告诉本台记者,11月11号下午她外出散步,刚出楼道门就被两个便衣阻拦,要求她去辽市公安局科尔沁区公安分局走一趟。

我说:你们有传唤证吗?他们也没有。我说我上一趟网吧吧,把这个遭遇告诉我的亲朋好友,要不然他们会担心的,我一下子消失了。他们不让我去。然后上了他们车里去了一趟公安局。也没什么事儿,到现在为止,公安的哪一个人也没有正面地跟我说过提起过为什么要这样。

胡琴呼表示,当局对她的监控到本周三已经有一个星期,直到现在她家楼下还停着两辆警车。胡琴呼说,虽然警察没有告诉她为什么监控她,但她可以肯定当局这样做,是因为她的同窗好友、南蒙古民主联盟主席哈达将于12月10日刑满出狱。12年前,哈达因分裂国家罪和间谍罪被呼和浩特中级法院判处15年有期徒刑。

15年呀,一天也没减刑。我是在博客上写过,我要去看看他,去接他。他们可能早就把我软禁起来估计是怕我出去宣传吧。

胡琴呼说,内蒙古之前并不属于中国,直到满清时期才被满族人收复。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以后,蒙古族的语言和文化严重流失,随着大量汉人的流入,蒙古人原本的游牧文化更是强行被汉人的农耕文化替代,造成内蒙古地区生态严重失衡。

比如说我们的五畜,养得家畜被圈起来了。它本来不是那样的东西,它是一个生态系统中的很重要的一个成员,但是被圈起来了。然后草场都分了,用铁丝网圈起来了。这个是不符合内蒙古高原无论是气候还是土壤的。这里只能适合游牧生活。

胡琴呼告诉本台记者,哈达被关押了15年,她自己也从15年前开始受到有关当局无数次的骚扰和恐吓,心力憔悴。胡琴呼说,她一直赞同哈达要求内蒙古的高度自治的政治主张,因为在所谓的内蒙古自治区里,蒙古族人根本没有任何言论和思想的自由。

第一步我们是争取高度自治;第二步我们是等到中国变革的时候,我们尽量哪怕是把这内蒙古的一部分土地让出去,然后我们蒙古人建立一个自己独立的国家;第三步是全民公决,大家都愿意和蒙古国合并的话,我们可以合并。不愿意合并的话,我们就不合并。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表示,在辛亥革命之后,满清连同内蒙古一起成了中国的一部分,这一点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虽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国际社会也表示各个民族有寻求自由、表达自身愿望的权利。但能否让一个民族从原有的国家分离出去,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这在目前还没有一个国际通用的准则。但王军涛强调,无论如何,有关当局因为哈达发表了一些不同意见就将其判刑15年,因为维权作家胡琴呼支持哈达的观点就将其软禁等做法,是非常残酷、不符合国际准则的。

除非她能招致一个直接的严重的政治后果。或者是政治上一个实际的违法活动中一个部分的言论,可以考虑是不是要追究法律责任。而且即使她是一个政治过程一部分,如果她是和平表达自己的愿望。那么,你也不应该镇压她。

胡琴呼最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希望有更多的国际媒体能够关注内蒙古维权人士哈达的境遇,关注内蒙古人的生存状况和人权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