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达被关押在秘密监狱;妻子,儿子被正式逮捕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2011-05-05
纽约

南蒙古著名异议人士哈达妻子的妹妹娜拉在对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电话采访中告诉我们哈达因抗议当局对他的不合法拘留和对妻子和儿子的肆意逮捕而进行了几次长期绝食抗议。据说哈达目前被关押在离首府呼和浩特不远的白塔机场附近的两层楼的秘密关押地点。

娜拉还透露新娜和威勒斯在117日分别以非法经营和非法持有毒品的罪名正式被逮捕。目前新娜被关押在内蒙古第一关押所,而维勒斯被关在呼和浩特市第3监狱。

他们一家3人都拒绝了当局提出的以 承认有罪来换取自由的条件。哈达虽然在健康情况恶劣,但神志清晰的情况下作出了宁愿为南蒙古的自由而牺牲自己生命的决断。

以下的对话是SMHRIC54日对新娜的妹妹娜拉采取的电话访问内容;

SMHRIC:你好?

娜拉:你好?

SMHRIC:是娜拉吗?

娜拉:是

SMHRIC: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娜拉:是,我估计联系我不是很容易,是不是?

SMHRIC:对,我试了很多次,终于能够联系。最近有什么变化?

娜拉:我所有的电话被拿走了。

SMHRIC:这个电话是你的吗?

娜拉:这个是我妈的。

SMHRIC:新娜和维勒斯被正式逮捕是真的吗?

娜拉:是的,他们都被正式逮捕。我们也无法见到哈达。在春节前他们允许我见了一下哈达,他被关押在一个两层楼里。

SMHRIC:那个楼在哪里?

娜拉:在呼和浩特郊区白塔国际机场的附近,旁边是内蒙古第四医院。

SMHRIC:新娜和维勒斯什么时候被正式逮捕的?

娜拉:去年1210日哈达从赤峰的第四监狱送到这里后举行了好几天的绝食抗议。后来新娜和维勒斯也被转到这个秘密监狱与哈达短期团聚。1224日他们三个抗议对他们的非法拘留而进行绝食抗议。然后政府把新娜转到内蒙第一拘留所,把维勒斯转到第三监狱。哈达就进行15天的绝食后当局把我叫到那个秘密监狱来说服哈达吃些东西。当时哈达的健康情况非常恶劣。我这个电话也会被他们没收的。反正我是什么都不怕了。这个已经发生好几次了。春节前的一天,21日我们被允许见他们三口在那个秘密地方。后来我们的照片在互联网传播。我们离开那里是24日。当时当局强迫他们签不接受媒体采访的文件,还让哈达签不再为自己的案子抗诉的书。但是哈达依然主张他是无辜的。如果他们不签这些文件他们就出不去。

SMHRIC:那里的戒备怎样?

娜拉:戒备异常的森严。我们每次进去要被从头到脚仔细地检查。我也不是什么犯人,他们却检查我非常仔细。因为他们一家三口拒绝在那些文件上签字,26日新娜和维勒斯被带走。

SMHRIC:新娜和维勒斯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娜拉:新娜被关在内蒙第一监狱,维勒斯被关在第3监狱。后来哈达又进行了绝食。政府又叫我去说服他停止绝食。他被关押的地点是个2层楼。武装警察看守在窗和门边,门是刷卡门,进去的人必须刷IC卡才能进去。到处是监视摄像头。我去了后求哈达吃些东西,他吃了些东西。他的精神异常的坚强,神志非常的清晰。但是健康情况非常恶劣。他认为自己无罪,并坚信他坚持的信念。现在政府说监禁哈达是根据剥夺政治权利4年,但是据我所知剥夺政治权是不能监禁的。哈达为此进行了多次绝食抗议。

SMHRIC:什么时候正式逮捕了新娜和维勒斯?

娜拉:那是2011117日左右。我很失望,因为我最初想他们一家终于有了希望。我在哈达那里看了他们的逮捕证,他拿着他们的逮捕证。他们在当天被逮捕的。415日我80岁的母亲受到了维勒斯要上法庭的通知书。我还正准备着给他找个律师,政府却改变了主意,对维勒斯的审讯被推迟了。

SMHRIC:他们是以什么罪起诉的?

娜拉:对维勒斯的指控是非法持有毒品,对新娜的指控是非法经营。这是写在他们逮捕证上的。我在哈达那边看到了这个。当时哈达的右脸在不断地抽动,他有着严重的神经系统病。

上次我见到哈达是220日,政府希望通过我来让哈达放弃他的政见。后来我抗议他们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上楼下楼他们都监视着我,他们就不让我再去那里了。当时哈达的身体情况非常不好,但是神志非常清晰。哈达的舅舅哈斯朝鲁也非常担心哈达的情况。我每15日去给新娜和维勒斯送些钱,但是没有允许见到他们。

SMHRIC:那么说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220?

娜拉:是的,我最后一次见到哈达是220日。他们的书店仍被锁着,冰箱里面的东西肯定是发霉了。每次我接受你们的采访,他们就会没收我的电话,已经没收了3个。警察紧紧地跟踪,监视着我。我每次出去警察打电话问我的老母亲我去了那里?作为一个公民我没有任何基本权利。我的家族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当我去哈达的秘密关押点的时候哈达告诉了我当时他们是怎样把他从赤峰监狱转到呼和浩特的。2010123日,有6辆警车去监狱接出哈达,然后把他送往呼和浩特。他说哈达在犯罪分类上属于危顽犯。

SMHRIC:中国当局仍然认为哈达是罪犯吗?

娜拉:是的,因为哈达拒绝与政府合作。他还准备去告中国政府。他还没有接受政府对他的15年徒刑的判决。所以政府动用庞大的警力去押送他。他们在四子王旗附近换上4辆警车后把他送到包头市。有意思的是押送哈达的6名警察也在包头关到1210日为止,以防他们走露风声。哈达说他们很可笑。

过去我对我姐夫的想法和思想不是很了解,但是自从在秘密监狱跟他交谈以来对我的触动很大。我没有知道他是那么的知识丰富,充满智慧。我过去只是认为他犯了不光名的罪。还有一件事情,上次我给哈达带了印有蒙文字的T衫,监狱看守看见后马上把它扔进垃圾箱里面。对此哈达非常愤怒。他对法律很详细。当政府要求他放弃自己的信念,在不参与任何非法活动的文件上签字的时候他拒绝了。新娜也拒绝接受任何非法经营的指责,维勒斯也否认了非法持有毒品的指责。据说一个高层官员直接告诉哈达如果他们不在那个文件上签字你们一家人谁也出不去。这是个多么无法无天,又独断的世界。他们说话和做事方式都非常的粗鲁和傲慢。让人气愤的是他们每次对我进行搜身,尤其充满敌意和缺乏人性的是他们甚至搜我80岁老母亲的内衣。

SMHRIC:根据报道,哈达的舅舅哈斯朝鲁也见到了他,那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娜拉:是的,他被允许见他一面。但不是在秘密关押所。而是在一个饭店里面。

SMHRIC:哈斯朝鲁的电话没有人接,你有没有他的新的联系号码?

娜拉:没有,我也无法跟他联系。上次你们的采访后他的电话也被没收了。

SMHRIC:是否可以给你发电子邮件?

娜拉:非常的难。我的电脑被没收,而我的邮件被劫持。发给朋友的邮件没有送出去,朋友发给我的邮件我也没有受到。关于去见哈达,当初我没有理解政府的意图。后来发现他们是想通过我来给哈达做思想工作。却后来没想到哈达却对我做了他的思想工作。在那里的戒备异常的森严。所有看守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之间互不认识。从大门到秘密监狱有3层管卡。进入建筑内以前需要刷IC卡。由于多次进行绝食抗议,哈达的健康情况非常的恶劣。但是神志非常的清晰。政府试图让哈达,新娜和维勒斯在文件上签名的试图都以失败结束。他们甚至许诺要给维勒斯好的工作,给新娜好的待遇,给哈达大学教授的职务。我们还笑着这是个多么慷慨和迷人的许诺。

SMHRIC:你能不能给他们找个律师?

娜拉:我的两个哥哥都是律师。他们说被告者有权请媒体记者到法庭。问题是政府延缓了法庭审判。请原谅我转换话题,听说通辽异议作家胡琴夫女士在关押中去世。你有没有听到这个?

SMHRIC: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信息。她应该是127日出院了吧。我们电话和电子信件她没有回。

娜拉:哈达告诉我说他做的都是通过非暴力的手段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这符合中国的宪法。请不要笑我,他告诉我很多我们蒙古民族的历史,这些都是我以前不知道的。这个使我想起多读一些我们的历史。我越是读我们的历史,我就会越爱我们的人民。我现在打算每天花些时间去练习我的蒙古文。我从小长在城市里面,蒙古语不是那么好。哈达告诉我那些在网络上的照片和视频都是由中国秘密警察拍摄的。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是他说他不想去任何地方,他愿意为我们蒙古百姓而流最后的一滴血。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经历了很长的绝食。看守人员强行将他的嘴打开把食物灌进去,他把灌进去的食物又吐出来。哈达还告诉我要小心地处理目前的事情。还半开玩笑地说不要被扔进监狱,如果你进去了没有人将为新娜和维勒斯送吃的和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