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海明:德举行的中国文化年推出政治内容
 
自由亚洲电台
2012-03-02

为纪念中德两国建交四十周年,中国政府在德国举行的中国文化年活动二月份全面开始。流亡德国的著名内蒙古异议人士领袖席海明先生认为,任何把文化与政治、国家制度、人的基本权利联系在一起的做法,必然导致对一种文化和一个民族的歧视,和不宽容。

二零一二年是中德建交四十周年。中德两国政府协议,中国在德国举行一个中国文化年的活动。一月三十一号这个活动正式启动,开幕式以一场由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参加的对谈报告会开始。

在此后二月份举行的一系列文艺演出中,九号内蒙古的哈雅乐团富有浓郁的内蒙古风情的《世界之光》音乐会是中心节目之一。

为此,关于如何看待这个已经开始的中国文化年,记者采访了流亡德国的内蒙古著名异议人士席海明先生。

席海明先生是八一年内蒙学运的总指挥,现在德国保卫内蒙古人权同盟主席,也是国际人权协会中国问题小组的成员。

他首先对记者说:最近因为德中建交四十周年。所以德国开始举行中国文化年。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先生说,人权、民主是不能够向中国出口,强调东方和西方的差别。我觉得,这是把人权的普适性通过文化的差异淡化。我认为这样说是说不通的。中国共产党把自由民主人权标上西方的标签,说不适合中国是赤裸裸的一种为他的一党专制辩护的拙劣的辩护词。

对此,席海明先生特别强调说,这个文化活动开始就居然推出政治内容,真的是很令人遗憾。在德国的生活经验特别让他感到,任何把文化与政治、国家制度、人的基本权利联系在一起的做法,必然导致对一种文化和一个民族的歧视,以及不宽容。

对此他说:把中国人排在等级之外,不适合人权,没有资格享受人权,甚至没有能力维护人权和民主,这种说法是一种对中国人民的侮辱。最近乌坎村的选举问题,乌坎村事件说明中国人的维护自己的权利精神不是共产党能够否定的。台湾的选举是对西方的民主自由不适合中国文化的说法的直接的一种否定。另外呢,原来有些人也说阿拉伯人,伊斯兰文化和西方文化史格格不入的,但是实际上去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也再次证明民主人权是普世的。中国人要实现民主这是一件迟早的事情。

对此,席海明先生更以蒙古族的文化为例,说明人对自由和民主权利的普遍需求。

我们蒙古人是游牧民族,在大草原上,他们特别有一种自由精神,对那种限制,那种压制非常反感。在成吉思汗时期,蒙古人当时就有一种原始的贵族民主。成吉思汗家族谁当皇帝,必须经过贵族的选举。而现在在外蒙古更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以前在苏联革命后,由于地缘政治的原因,它成为亚洲第一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后来在民主化以后,它也是在亚洲第一个和平地、没有流过一滴血就实现了民主。

为此,席海明先生最后说,德国不能够只向中国出口汽车、出口机器,挣中国人的钱,对中国人的生死人权毫不关心,这是说不通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