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 返回目录 >

 

两名南蒙古人士被蒙古国遣返中国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2014年5月12日
纽约
 
 
 
   

Mr.Dalaibaatar Dovchin

 

Mr.Tulguur Norovrinchen

 
两名来自南(内)蒙古的流亡人士,Dalaibaatar Dovchin 和 Tulguur Norovrinchen(以下分别简称达赖巴特尔和图力古尔),于2014年5月13日被蒙古国遣返中国。蒙古国当局就这一遣返行为没有提供任何解释。达赖巴特尔持有的学生签证一直到年的七月一日有效,而图力古尔则持有联合国难民署签发的,有效期至2014年6月16日的难民资格申请人员证。

2014年5月14日北京时间早晨9时左右,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短暂地与达赖巴特尔通了电话。达赖巴特尔在电话上证实了两人已经过境进入了中国。一名身份不明但操着蒙古国口音,很可能是蒙古国方面负责遣送两人的工作人员的男子,起初允许了达赖巴特尔在本属于图力古尔的手机上短暂通话,但很快吼道不能再说了并挂断了电话。接下来拨过去数次均未被接听。

两人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亲朋好友以及人权活动人士说,达赖巴特尔和图力古尔两人在准备参加为抗议将另一位在蒙古国的南蒙古人士Alhaa Norovtseren(以下为阿勒哈)遣返中国的决定而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之前于5月9日被蒙古警察带走并被拘留达两小时。

图力古尔的妻子,本人是蒙古国公民的Batzayaa Dashdondog女士于5月14日早晨当地时间8:30许接到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电话时说:我正在通往中国的边境口岸上,准备去看望我先生。她还说:我先生和达赖巴特尔两人昨天乘坐火车被遣返中国边境城市Ereen-hot(二连浩特)。

在蒙古国边境城市Zamiin-uud等待出境的Batzayaa告诉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有关他们的下落,目前我没有任何其它的消息。再说现在在这里通话也很不方便。

Dalaibaatar Dovchin,其姓名在他的中国护照被印为达赖巴特尔,1983年出生于南蒙古的鄂尔多斯盟。2005年,他于地方首府呼和浩特就读于德德玛音乐学校。2007年,他前往蒙古国并在蒙古音乐舞蹈学院学习,于2001获得学士学位。2013年他在蒙古国立大学获得音乐学硕士学位并以音乐学博士生的身份继续在该学府深造。

Tulguur Norovrinchen,其中国护照上的姓名写法为图力古尔,于1984年同样出生于南蒙古的鄂尔多斯盟。在作为某乐队成员工作了若干年以后,他于2007年前往蒙古国并前后在蒙古艺术文化大学和Mongoljingoo学校学习。2012年他与蒙古国公民Batzayaa Dashdondog结婚。

2014年3月4日,图力古尔收到蒙古国移民当局要求他限期十天内离境返回中国,否则会被强行遣返的通知。他立即向联合国难民署驻乌兰巴托办公室提出难民申请并获得寻求难民身份人员证明。该证明上写有在联合国就他的申请作出决定之前,一直到2014年6月16日为止,他应受到保护。

据互联网上的消息来源,达赖巴特尔和图力古尔两人一直以来在蒙古国积极参与保护南蒙古人的基本人权以及发扬民族文化遗产的各类活动。

这是继巴图张嘎及其家人于2009年被遣返以来南蒙古流亡人士被蒙古国遣返中国的第二起重大案件。巴图张嘎目前被关押在多数南蒙古政治犯包括哈达先生被关押过的,位于南蒙古东部Ulaanhad市(赤峰市)的内蒙古第四监狱里。

2012年5月,另一名南蒙古流亡人士,也是史学家的Rolmaajidiin Tsengel 在蒙古国遭到拘捕并以试图颠覆蒙古国政府和阴谋发动政变的罪名受到指控。

遣返阿勒哈先生的决定仍在审理当中,但自从阿勒哈发表了写给蒙古国总统Tsahiagiin Elbegdorj的公开信,信中宣称与其被遣返中国,他宁愿自焚于蒙古,蒙古国当局目前暂时延迟了对他的遣返决定。

蒙古国,蒙古人的独立国家,已成为最严重地践踏南蒙古人的人权的为数不多的国家之一。来自蒙古国的资深人权保护人士和自由记者Munkhbayar Chuluundorj先生两年前在乌兰巴托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这么说。最近他在日本东京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也重申了这一点。

旅居德国的资深南蒙古人权人士,同时也是南蒙古自由运动的领袖人物之一的Temtselt Shovtsuud(席海明)昨日在收到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采访时表示:在蒙古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肯定达成了新一轮的交易。席海明接着说同时这也在清楚地告诉争取南蒙古自由的人士,说在蒙古人独立的国家里不存在任何能够将南蒙古人从中国的独裁统治保护得住的余地。 

遍布世界各地的南蒙古社区对蒙古国政府践踏南蒙古人士的人权以及强权的中国和至少名义上是民主国家的蒙古国之间的非同寻常的关系深感不安。

与此同时,他们强烈谴责联合国难民署驻乌兰巴托办公室一再不能保护寻求难民身份的南蒙古人士的安全。海外的南蒙古社区对仍滞留于蒙古国的其余的南蒙古人士也遭受蒙古国政府同样的迫害表示担忧。

 

< 返回目录 >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