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 返回目录 >

  面临遣返的南蒙古流亡人士宣称自焚
   
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
2014年5月12日
纽约
 
 
 
 
Alhaa Norovtseren声称他宁愿选择自焚如果蒙古当局将把他钱送到中国(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图片)  
在独立的蒙古国面临被遣返回中国的南(内)蒙古流亡人士Alhaa Norovtseren (以下阿勒哈)于2014年5月6日发表写给蒙古总统Tsakhiagiin Elbegdorj(额勒贝格道尔吉)的公开信中宣称与其受蒙古国当局强行遣返,他宁愿自焚。阿勒哈的名字在其中国护照上写成文新(音译)。

因为组织并参加抗议阿勒哈被遣返的新闻发布会,至少有三名南蒙古流亡人士和三名蒙古国公民于5月9日被蒙古警察和安全人员带走。其中包括蒙古国知名维权人士如Munkhbayar Chuluundorj先生、Narantsogt Damdinsuren先生和A. Sarnai女生等。

原籍为南蒙古东苏尼特旗的阿勒哈在蒙古转向民主后不久于1992年前往那里并在蒙古国立大学学习。

1994年,阿勒哈与蒙古国公民E. Undarmaa结婚,紧接着获得了蒙古国永久居民身份。1995年,他们的女儿Nandintsetseg出生。2010年,妻子因癌症去世。

我在蒙古国生活了22年,并且从1999以来我从未离开过蒙古,阿勒哈在写给蒙古总统的公开信中写道。我从来没有违反过蒙古法律,也从没犯过罪。

阿勒哈在公开信中写道:我一向按时更新我的居民手续。然而,2014年5月5日,蒙古移民当局临时通知我,要我限期十天之内自愿离开蒙古,否则会被强制性遣返。

2014年5月9日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SMHRIC)通过电话采访到了阿勒哈,从而了解到他被遣送案件更多的细节。

他们想遣送我的唯一的原因是因为我来自南蒙古,当被问到他被遣送到确切原因时阿勒哈告诉SMHRIC。没有其它我能够想到的原因。

这一切都是在中国政府的指示下干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阿勒哈在电话采访里说道。因为我在内心深处一向是反华的。

世界各地的人也许认为蒙古国是个民主国家。遗憾的是,民主在这里已经死去,阿勒哈叹着口气说。无论你喜不喜欢,被认为是个独立国家的蒙古国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份是事实。

当被问到本来计划遣送他的案件已经暂时被蒙古移民当局推迟,阿勒哈说道:是的,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只要中国当局下个命令,蒙古警察和安全部门还是能够随时对任何一位南蒙古人进行遣返。

如果他们仍然要执行对我的遣返令,我已经做好准备要烧死自己,因为中国比地狱还要糟糕,阿勒哈坚定地说。我会为自己将会是第一位为了南蒙古的自由和人权,包括生活在南蒙古本土上的和寄居于蒙古国的,而自焚的南蒙古人而感到欣慰。

据公开信,于2013年1月17日,蒙古警察在未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就把阿勒哈带去并严重殴打。

在审讯的过程中,一位名叫Z. Batbayar的警官给边境城市Zamiin-uud的警察局打电话,叫他们去中国搜集有关阿勒哈的资料。

那以后,有个身材魁梧穿着便衣的人进来,一边毒打我,一边在骂着说,你这个狼和狗中间出生的杂种在危害我们蒙古和中国之间的友好关系,阿勒哈说。毒打我以后他还威胁说要杀死我。

那次挨打以后我的视力下降,还有了严重的头痛,阿勒哈补充道。

我很想澄清的一件事就是,大多数蒙古国公民对我们很有善意,也很支持我们,尽管蒙古政府在扮演着中国的傀儡并毫不犹豫地来侵犯我们南蒙古流亡人士的人权,阿勒哈表达了他对那些为不让他被遣送而努力帮助他的蒙古国公民们的感激之情。

自2009年以来,至少发生了三起南蒙古流亡人士受蒙古国政府迫害的重大案例。

2009年10月,  来自南蒙古鄂尔多斯的蒙藏医校校长巴图张嘎,在他还在联合国难民署的保护之下就被遣送到中国。巴图张嘎至今仍然被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内蒙古第四监狱。很多南蒙古政治犯,包括哈达,都曾在那里关押过。

2012年5月,另一名南蒙古流亡人士,Rolmaajidiin Tsengel, 也被以企图颠覆蒙古政府和阴谋政变的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并关押。

人权活动人士和新闻界都对蒙古作为一个具有民主制度的蒙古人的独立国家,随着其与独裁的中国政府之间关系的日益紧密而在南蒙古流亡人士的人权问题上变得越发严酷这一趋势提出批评。

蒙古国,蒙古人的独立国家,已成为最严重地践踏南蒙古人的人权的为数不多的国家之一,来自蒙古的资深维权人士和自由记者Munkhbayar Chuluundorj最近在日本东京的一次会议上这么说道。

在日本、美国和欧洲各国的南蒙古流亡社区强烈谴责了蒙古政府的做法,并且如果对阿勒哈进行遣返的决定仍不被取消,他们准备在世界各国的蒙古使领馆门前举行抗议示威活动。

 

< 返回目录 >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