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 返回目录 >

  我在网上发的那些贴属违法? 致呼和浩特网络警察的一封公开信
   
新娜
2014年8月25日
呼和浩特
 
 
 
 
新娜在街头"噌网"因中国当局封她家里的网络  
8月11日我的电话突然遭骚扰 直至昨天中午才停止,8,15日上午呼和浩特网监支队的众警察上门恐吓 说我在境外网站上发了违法的帖子 又不出示证据 还恶狠狠地说是来警告我的!在我的坚持下,警察表示给我看证据,但再无踪影。8月17日中午,我的网络被彻底断线、电话也被掐了,昨晚 我在街头借助别人的wifei上网把消息发了出。

真的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 自己在网上发的哪些贴违了法?

我给国内外的高层写过信。我曾给习近平先生写过公开信:要求惩办非法拘禁刑满还不释放我丈夫哈达的真凶!要求法办诬陷我儿子威勒斯"非法持有毒品"的直接责任人和幕后黑手!我还给国际社会写过控告信,要求他们关注我们一家三口的悲惨现状,对内蒙古当局的一系列违法行径给予谴责!

我还声援过和我们一家人命运相近的良心犯们 。我在网上声援过胡佳,昨天(8月17日)断网前,还谴责将他轿车泼上红油漆的无耻之徒,我还声援过"郑州十君子",曾和常伯阳律师的妻子邓琴女士聊天致意,我也同情因反抗暴力执法正当防卫失手的张小玉夫妇发出为何只许州官点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哀叹。我更理解唐荆陵律师的夫人汪艳芳女士的举措"千呼万唤不如街头一站",是妻子们被逼无奈的决绝啊。

我和媒体人经常沟通 他们的报道给了我极大道义支持。博讯网记者王宁先生正直豁达,典型的北方汉子。他也家在呼和浩特,多年来追踪报道我们一家的状况,外界从他的多篇报道中了解到颇多真相。为此内蒙古公安对他恨之入骨,去年他返乡探视年迈父母在家只呆了俩天,就被公安抓起在看守所饱受折磨后被驱逐出境。自由亚洲台的乔龙先生资深,他的敬业和敏感令人钦佩,正是他的密集报道 我家的网络和电话才得以开通,他严谨和犀利的文风使报道生色,德国之声的苏雨桐女士年轻热情,聪明漂亮,内涵之深更不可小觑,封网的前一晚 我俩还在聊如何为身陷囹圄的巾帼女侠高瑜老师呼吁。

我还常在网上爱和女性同胞神聊。毕竟有点文化 所以也有点自我意识 在许多问题上敢自做主张,在丈夫哈达入狱的这十九年里,没有肩膀可靠,全凭自己打拼,内心也不再柔弱,以为自己很强了,上网后发现,女性强者大有人在。而且一旦聊开很快产生共鸣,六四亲历者唐璐女士,勇敢不减当年。北京二外的学业背景使她在不同的文化圈里行走自如拥有众多粉丝,我们有颇多共识。自由亚洲台华盛顿手记的主持人北明老师开设的"反抗奴役者的妻子们"专栏,早年曾给逆境中的我以极大鼓励,现在我们又网上相识,仍有许多共同感兴趣的话题,何清涟女士经济学方面的理性文章,男性也恭敬拜读。在推特上,她的短文又呈现出别样韵味,我常常转推,刘莎莎女士丈夫杨匡被囚牢里,但她没有悲切。在推特上,用灵动的文字指点着江山,我是她俩万多粉丝中的一员。

我和世界各地的蒙古族同胞聊得更多。丈夫哈达就是因为民族问题被重判入狱。多年来,广大蒙古族同胞在精神和物质上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如果没有他们的持续支持,我也许走不到今天,大谢无言。我们今后还要携手前行,在多元的世界,蒙古民族只是地球村的其中一员,如何与其他民族和谐共处,更是我们需要理性探讨的大课题。

其实 我在网上说了许多,也写了不少文章,既然法律赋予了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一向口无遮拦的我也就没有顾忌,在法律框架内,畅所欲言多多。谁曾想到,网络警察找上了门,竟然还说我"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这可是非同小可,在依法治国的当今中国,我可不想再惹官司啊!

可是,我怎么回味都不知自己在哪里触犯了哪一条法律?还是希望警察先生,由你们给我指点迷津吧。

此致 

蒙古族公民:新娜

2014年8月18日于呼和浩特

 

< 返回目录 >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