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 返回目录 >

  哈达获释十日杂谈 新娜
   
新娜
2014年12月17日
呼和浩特
 
 
                                                                   (一)

       十九年漫长的呼吁和等待 丈夫哈达终于活着走出囚牢 一家人终于团聚 今天是哈达获释后的第十天 网友们很关心我们一家的现状 纷纷私聊问候 而我因琐事纷繁及身体有恙 一直未能及时写网志 今天在此特告一二。

      哈达获释后的主要活动就是接待亲戚和接受电话和网络采访 毕竟与世隔绝多年 思维和口齿远不及从前 特别是这近四年的单独关押 以及当着他的面将其妻儿抓走和关押 对他的打击很大 身心也受到极大摧残 

      12月9日释放那天 当局搞的神神秘秘 我们没有任何准备 衣物及摄像等都没有拿上 当时的主要思虑是放还是不放?因前几天的种种迹象均释放出不详的信号,,,我们母子当时的想法现在透露一下也无妨:我和儿子商量 如果这回还不放人 我们就到政府门前举牌抗议 为保险起见 已和相关媒体打过招呼 先把视频讲话录下来存起 一旦我们被抓 就公布我们已准备好的视频 我们已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还好 哈达如期释放了 还不清不白的让哈达住进了一所"豪宅" ,,,

      12,10日哈达面对媒体无畏发声 讲述了他十九年狱中的遭遇 有好心的网友私下和我说 你帮他准备下稿子呗 在世人面前说话应出彩,,,我则以为 还是本来面目实话实说为好 一个人有几个十九年如此在牢笼中消耗?更何况这还是在不自由的状况下度过呢!好多人被关押十来年出来后 连话都说不了了 更多的人几乎精神失常 人的承受力毕竟是有极限的 出来后慢慢回复吧 现在 他就有明显的斯德哥尔摩候症 只能是慢慢恢复

      接受采访后哈达很兴奋 但接着便出现头痛 眩晕 失眠等症状我们家人试着劝他先歇歇 但他还是想说 是啊 被关了十九年 他很需要与人倾诉 而且他四年剥夺政治权利期已结束 接受采访天经地义 公安阻挠反而是无法律依据站不住脚的 其实 面对媒体说说话 也是恢复智力的捷径 他很在乎媒体的反馈 问我们哪儿说得不够好?这其实就是在活跃思维 我把这叫"采访疗法"!哈达对家人还爱大声责难 我偷偷告诉儿子 你也与之高声回应 对他无厘头的胡搅蛮缠 针锋相对 几次交锋下来 他也就"歇菜"了 他在争辩中也在逐渐恢复理性思维 已能意识到自己的无理了 我把这叫"吵架"疗法!此时我说得多轻松 谁人能体味这背后家人付出的血泪和心酸啊!,,,

                                                                     (二)

      我儿子本来刚找到一份干苦力的工作(物流的夜班装卸工)在哈达出来的第二天 即12,11日又被辞退了(前几次也是如此 干些日子就被无故解雇)估计是在变相警告哈达呢吧 明的警告也已实施 只是哈达没理睬罢了 儿子既然已失业 这俩天不妨好好给父亲打下手 拍照 摄像 帮忙上网浏览 网上接受采访等 这也是个技术活儿啊 加州华府住处的网络被全面屏蔽后 儿子俩头跑 来家附近的地方上网做些后期制作的活儿 寒冷中也冻感冒了 现在 我们一家三口都病了 唯有哈达还没倒下

      国保们估计也费尽了心思 选的住址好折腾我们  离我们家很远 在呼和浩特的仅北面 是个新小区 入住率不高 晚上一片漆黑 白天也显荒凉 公交车站需走20多分钟才到 周围附近几乎没有配套的商业街 找不到Wi-Fi上网( 此屋里原有的Wi-Fi专门掐断) 新小区别的不行 门卫管理倒是很严 外人不能随便出入 我们一家三口不问什么 其他亲戚来必须登记问三问四的 说不定物业值班还是公安的编外人员呢 这还不算我们看到的坐在楼前车里的国保 这只是明面的 暗中的外出跟踪 电话网络屏蔽也已存在 ,,,这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啊!

      再说说让我们住的"豪宅"吧 从哈达释放到现在 没有一个官方人员出现 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 此住房到底算是赔偿呢?还是暂时让我们借住在此?哈达的说法也含混 我们还想听听正式的官方意见 可没人解释 我们母子以前就吃过类似的亏 我们母子2012年左右从看守所出来后 既不让我们处理库存 也不让我们外出打工 每月发给我们生活费 后来我们接受媒体采访后 马上停发我们的生活费 还不断施压于我们母子 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今天的情形也大致相同 没有名分的让我们住 头上永远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 老实点可以考虑继续住下去 不老实给我们滚蛋!让我们心生忐忑,,,

                                                                   (三)

      我和内蒙古的政法委系统打了十多年交道 感触最深的就是 他们从不按规则出牌 不客气地说 就是胡作非为 所以我才气愤的在视频上谴责他们维稳的实质就是违法!我不明白的是 面对我们对其违法行为的质问 他们口口声声地说是执行上级的命令(私下里告诉我们这是周永康的指示)现在周永康都倒台了为何还不痛快的纠正其违法行为呢?哈达就这样白被关四年吗?我儿子被诬陷为"非法持有毒品"还不纠错吗?我的冤案可以先不谈 难道呼格吉勒图冤案的教训不该吸取吗?,,,我还不明白的是 现在的这些官场官员 与哈达案丝毫无关 也没有利益纠葛 为什么还不能彻底翻盘呢?犹抱琵琶半遮面 到底图个啥?尽管我不懂官场逻辑 但我知道 如此做派不地道!

      堂堂政府如此混沌 是故弄玄虚 还是另有高玄 不得而知 我也不想揣测 我只想尽快结束我们的厄运!,,,"豪宅"住得不明不白 其他冤屈也束之高阁 还想打什么牌啊?不至于把我们一家三口当成向中央要维稳经费的筹码吧?若是如此 我们还得继续被折腾啊,,,,

      今天趁我们母子不在加州华府的空档 内蒙古公安厅的国保偷偷把从老家来的我小叔子约出去吃饭喝酒(他爱喝倆盅且一喝就高)把不会做饭的哈达晾在"豪宅"我听后觉得好搞笑 这不是学我党的地下工作者吗 想刺探点我们一家的"军情"吧  难道安在此屋的窃听设备是伪劣产品失灵了吗?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和我们说呢 ?,,,其实 大量的维稳经费就是这样无意义的浪费掉的啊!

 

< 返回目录 >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