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Back>

 

[ 内蒙国安厅文件] 警惕三蒙统一活动(中共内部文件)

 

警惕三蒙统一活动(中共内部文件)

赵纯光

 

苏蒙情况反映

(第三十四期)

 

苏蒙局势分析小组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八日

 

一、三蒙统一的出笼及其行动纲领

 

(1)三蒙统一的出路。

 

一九九零二月十八日,蒙古民主党领导人苏索巴林在本党成立大会上,公然抛出三蒙统一论调,号召四百七十名代表牢记成吉思汗名言:不要理会能走多远,只管前进,目标必会达到;不要怕险阻,尝试便成功。后向大会宣布已得到三名内蒙古同胞(指一九八七年外逃到蒙古的青格勒图、呼和哈达、图门巴雅尔)的支持。呼吁成吉思汗的子孙们行动起来,迎接蒙古世纪的到来。他们的初步构想:以蒙古现有版图为中心,将苏联的布里亚特共和国、图瓦自治共和国、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中国的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的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合并在一起,成立大蒙古国。九零年以来,蒙古组建了蒙古根协会、成吉思汗世纪,苏联布里亚特成立了布里亚特青年联盟。九一年十二月,由蒙古民主联盟牵头又成立了一个国际性组织国际蒙古族协会,扬言要把东欧、匈牙利、澳大利亚、苏联的布里亚特、中国的内蒙古联合在一起,为成立大蒙古国打基础。最近,民主联盟又派人到我新疆、内蒙古活动,说什么这里底盘是外蒙古的领土,应归外蒙古所有。长城以北,才是真正的蒙古。

 

(2)三蒙统一的行动纲领

 

1、近期目标:先进行宗教、文字统一活动。

蒙古肯特省民主联盟主席达木丁苏荣说,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宗教、文字不行。无论居住在几个国家,只要有统一的宗教和统一的文字,就能把一个民族自然地连在一起。方法是大力发展黄教(喇嘛教的一支),兴建寺庙、佛教学校等,让蒙古成为世界黄教的中心。为了发展宗教,九一年七月,苏联布里亚特邀请达赖喇嘛到布里亚特做了半个月的佛事活动。九二年三月七日,蒙古成立了乌兰巴托寺庙协会,便于首都对诵经、庙会和寺庙的管理以及培养喇嘛的工作。为了统一文字,蒙古恢复使用旧蒙文,现在各地都在办夜校,拟于九四年前完成。说是有了统一的宗教、统一的文字,统一就有了基础。

2、长期目标:依靠美国等西方势力,实现三蒙统一。苏联布里亚特科学院院长丹巴说,全世界民主化进程为三蒙统一带来了曙光。国家独立、民族统一是当代的潮流。如东西德合并、波罗的海三国闹独立和以色列移民等都说明了这一点。蒙古要从中苏两大国身上割下两块肉,光靠自己的力量是办不到的。只有依靠美国等西方势力,三蒙统一事业可望实现。有的组织提出奋斗十五年实现蒙古民族统一。

 

二、三蒙统一是什么货色?

 

(1)三蒙统一是打着现代标签的历史垃圾。鼓吹蒙古统一、内外蒙合并,早在本世纪初,就有人叫喊过。一九一二春,沙俄殖民主义份子托米宁在《蒙古及其对我国的现实重要性》一书中写道:通过:强化蒙古自治,沙俄就将获得一切所能获得的东西。我们将从已获得的人口中找到恭顺的臣民我们将完成统一蒙古人民的历史任务。一九一二年八月,被沙俄收买的外蒙古叛军头目乌泰扬言大蒙古国,力图清理蒙疆,所有汉官营伍,一律驱逐出境。一九一三年底,由那木囊苏伦率领的外蒙古伪政府代表团赴俄进行内外蒙古合并的阴谋活动。一九二七年七月至八月间,日本政府接过沙俄统一蒙古的口号,在东方(东京)会议和大连会议上,炮制一个田中奏折(满蒙政策),旨在独吞东北三省和内外蒙古。声称惟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

(2)三蒙统一是有明显国际背景的。一九九零年秋,美国利用蒙古民主联盟总协调员昭田格等人对美长达三个月的访问机会,对其作工作,给其活动经费:支持其会见旅美的蒙古人,策划建立大蒙古国问题。九一年八月十三日,美国密宗黑教主持人凌云大师带十五名弟子随台湾旅游团来呼观光,暗示我区活佛出去走走,多观察外面的情况,并赠送本人与达赖喇嘛的近照一张。当前,日本一些组织和社会知名人士也积极支持三蒙统一活动。如日蒙协会会长柳下良二、日蒙学会会长小泽重男等人都在为此而奔波,利用各种机会煽动蒙古民族要顺应历史潮流,建立一个统一、独立的国家。日本一桥大学教授田中克彦在一次集会上强调蒙古民族作为一个完整的民族有着自己悠久的历史、独特的文化民族传统,应当努力建成一个独立、统一的国家。近两年来,他披着学术交流外衣,穿梭于蒙古、苏联布里亚特和内蒙古,专门为三蒙统一牵线搭桥。

(3)三蒙统一带有强烈的宗教色彩。近两年来,蒙古佛教联盟副主席将其布曾多次来呼活动。竭力与我区宗教界某人士接头会面。主动介绍达赖近况,迫切要求我宗教界某人士出去与达赖会面。九一年九月,达赖公开访蒙期间,将其布特意托人给我宗教界某人士稍来达赖赠送的守护神、玛尼丸、圣水和部分衣物。同年十月初,达赖第二次(秘密)访蒙前,将其布以蒙古佛教联盟名义寄来第三封邀请书,邀请其赴蒙观光。这次达赖喇嘛访蒙前在乌兰巴托停留四天,主要是在甘丹寺利用诵经机会物色知己,搞西藏独立和三蒙统一活动。时隔不到一个月,达赖第二次访蒙,一再要求与我区宗教界某人士会面,必有不可告人的勾当。

 

三、用铁的史实回敬三蒙统一的挑战

 

历史毕竟是历史,事实胜于雄辩。公元前三世纪,我国匈奴族,在大漠南北、叶尼塞河上游和贝加尔湖(古称北海,汉武帝时,苏武被匈奴首领冒顿单于流放在北海上无人处)等广大地区放牧、劳作、繁衍生息。公元前四十七年,匈奴成为汉朝的属国。十二世纪、十三世纪初,蒙古族崛起于漠北。一二零六年,铁木真在斡难河畔称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第二年派长子术赤率领右手军征战林木中百姓。将斡亦剌部(明代的瓦剌)、贝加尔湖的不里牙惕(今苏联布里亚特)和牙忽惕(今苏联牙库特)等地归属于蒙古。经过七十年的南进西征,于一二七一年建立元朝。一二七九年打败南宋,统一全中国。一三六八年农民起义推翻元朝,朱元璋建立明朝。当时,明代中国的北疆是西起叶尼塞河上游,东到黑龙江上游以北。其间包括贝加尔湖周围的辽阔地带。在这里,中国历代封建王朝行使着有效的行政管辖。在那漫长的历史岁月中,蒙古族、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为缔造我们统一的中华民族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十六世纪下半叶,沙皇俄国派哥萨克兵团越过乌拉尔山,征服了西伯利亚的失必儿汗国和一些民族;十七世纪初,把魔爪伸进我国蒙古地区,开始了对我国的侵略活动。在三百多年时间里,沙俄推行了一条吞并我国蒙古地区的侵略政策。它乘中国政局动荡之机,与日、英、法、德等帝国主义相勾结,瓜分中国。它以政治诱骗、外部讹诈和军事侵略等手段,霸占了我国蒙古地区大片领土。一九一一年又导演了一幕外蒙古自治的丑剧。一九一七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推翻了沙俄的反动统治,外蒙古的哲布尊丹巴傀儡政府惶惶不可终日,王室大臣经多次会议决定撤销自治。于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七日,联名上书中华民国总统:当斯之时,外人乘隙煽惑,遂造独立之举,嗣经协定条约,外蒙自治告成,中国空获宗主权之名,而外蒙官府,丧失权利,迄今自治数载,未见效果,追念既定之事,令人诚有可叹者也。今计图人民久安之途,均各请取消自治,前订中俄蒙三方条约及俄蒙商务专条,并中俄声明文件,原为外蒙自治而订也。今既已请愿取消自治,前订条约,当然无效力。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民国政府发布政令,正式取消沙俄制造的外蒙古自治。一九二一年,外蒙古人民党宣布蒙古独立。一九二四年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一九四六年一月,民国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六日,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由此可见,蒙古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如今蒙古地区分成三大块,隶属于三个国家,这是历史造成的。三蒙统一是不可能的。蒙古有识之士反对搞三蒙统一。九零年十一月十四日,蒙古驻日大使云登就日本众议院山本重信先生的现在对建立一个独立、统一的蒙古国家呼声很高。大使阁下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的提问答复说,我可以谈谈我个人的看法。我对中国的内蒙古情况不太了解,但对苏联布里亚特比较熟悉。我想就人口问题而言,布里亚特蒙古人只占32%,68%的人是俄罗斯及其他民族。如果说统一,这部分人怎么办?再加上内蒙古的人口,要远远超过我们蒙古十几倍,我们怎么办?

 

四、针对三蒙统一,我们应采取的几项对策

 

(1)警惕从背后伸过来的这把刀子。三蒙统一的提出,决不是偶然的。它与达赖搞西藏独立、新疆艾沙集团搞东土耳其斯坦的图谋是一脉相承的。说穿了,是西方妄图把中国分裂成几个国家这一长期战略的组成部份。东欧、苏联倒台后,西方加紧推行这一战略,妄图把两蒙、新疆、内蒙古变成中国的蒂米什瓦拉,作为分裂中国的三个突破口。对此,我们必须有高度警惕。

(2)加强马克思主义民族观和党的民族政策教育,使各民族干部群众自觉地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

(3)发现不安定苗头,立即处置。随着中蒙两国关系日趋发展边贸活动、官方和民间往来与日俱增,这是有利两国经济发展的。但与此同时,境外搞三蒙统一的人,境内搞分裂的人也会加紧活动。对于他们的活动,一旦发现,就应当立即制止。(原文缺)

 

改革,扩大开放,实施沿边发展战略,集中力量把我区经济搞上去。

 

内蒙古国家安全厅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四日

<Back>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