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Information Center
HomeAbout UsCampaignsSouthern Mongolian WatchChineseJapaneseNewsLInksContact Us
 

<Back>

 

内蒙古:移民的路子该怎么走?

(2001-12-21 08:21:52)

10月底,记者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磴口县哈腾套海苏木哈业乌素移民项目区,乌兰察布盟移民孙万勇全家正在忙碌地扬场,脱了壳的玉米粒被高高扬起,在阳光下闪着金黄色的光泽,院子里堆满了一袋袋油葵、籽瓜子和玉米秸秆。村子里,到处都洋溢着一派秋收的喜悦,移民近3年来,村民们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巴盟磴口县移民区对于记者来说并不陌生。1998年7月,自治区政府为了解决生态环境十分恶劣的乌盟北麓农民的生存问题,结合当时在乌兰布和沙区再造一个河套的开发工程,决定将乌盟察右中旗、后旗、兴和县的贫困人口迁移安置到乌兰布和开发区。到1999年11月,第一批移民共4231名全部迁入磴口县境内。2000年4月,乌盟移民在河套川上的第一个春播期之际,记者带着深深的关注赴淘井项目区进行了采访,并怀着同移民们一样虔诚的心情,期望当年秋天能有个好收成。

谈起去年种地的情况,淘井项目区巴彦塔拉村村长范文似乎一言难尽,他说,这里春季风沙特别大,去年播种后遭受了严重干旱和先后15次沙尘暴的袭击,有的地里重复播种4次都很难保苗。同时,由于大部分土地还没有熟化,加之盐碱问题严重,即使保住了苗,一场雨过后又造成死苗。大部分村民去年种地是投入多少赔多少,秋天几乎绝收。范文告诉记者,他去年贷款3000多元投入地膜、化肥、种子等,而收的粮食共卖得380元,那艰难的困境,真是不堪回首。

2000年9月,乌兰布和沙区的生态移民问题引起了自治区领导的高度重视,不久,自治区计委牵头,组成自治区党委政研室、扶贫办、农业厅、林业厅等专业技术人员的调查小组,对乌兰布和沙区的移民情况进行了实地调研。专家们认为,乌兰布和移民是在土地开发不足的情况下走先移民、后继续开发的路子,加之时间仓促,前期实地勘查设计受前期费用少的限制,细度和深度不够,土壤、水质条件与设计有出入,移民的立地条件没有设想的理想,造成了生产上的困难和问题。另外,乌兰布和沙区内土地的分布特点是零星分散在沙区内低洼的小块儿土地,在周边生态环境和防护林不具备防御能力时,适宜顺其自然,在保护原有植被的情况下,小片分散利用,不宜大面积推沙造地来集中人口安置。但由于当初考虑便于管理,首批移民在淘井项目区安置了3000人,致使土地和生态承担了太大的压力。专家们也谈到,项目区内确定人均耕地的依据不足和资金投入不足也是造成移民区问题的原因。最后,专家们建议:自治区第二批移民暂缓投入,同时对第一批移民进行调整分散安置。

2000年11月28日,自治区党委决定暂缓实施第二批移民工程,并责成自治区计委及有关方面专家,对新旧项目区的土地、水质、生态环境等条件重新进行一次科学的勘查和论证,做出立项计划和方案,开始实施从第一批移民中调整2400人迁入新项目区进行安置。

今年初,巴盟磴口县生态移民扶贫办根据自治区有关部门论证批准后的调整安置方案,从陶井项目区迁出2000人,分别安置到哈业乌素和扎格乌素、木雷滩三个项目区;沟心庙项目区内部也调整安置了100户400人。

哈腾套海苏木党委书记赵多义接受记者采访时深有感触,他说这两年来,移民工作的酸甜苦辣我们都尝过了,现在看来,移民调整安置已收到初步成效,移民们的情绪稳定,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在移民新项目区,村民们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明年种什么,上面有什么扶持政策,根本不讲别的,赵书记也谈到,两年的实践使他们对移民工作有很深的体会和反思。首先,乌兰布和沙区能不能移民,这有待于探讨。因为这里的生态环境已很脆弱,人群进来就要进行生产生活,这些活动无疑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乌兰布和沙区原有的生态平衡,使生态更加恶化。其次,乌兰布和沙区如果移民,必须要在3年前搞生态屏障工程,等树起来,土地熟化了,道路平整了,水利渠系配套了,再进行移民安置。另外,乌兰布和沙区绝对不能大量地集中移民。因为要统一规划,就得推沙造地,这样的结果是把原来小块的风蚀沟也填平了,沙层太厚,有沙无土,漏水漏肥,无法种植,熟地也变成了生地。同时,把相对落后的人群集中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地方,人们的一些陈旧观念得不到及时更新和转变,只能更落伍,非常不利于移民工作的开展。

磴口县扶贫办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乌兰布和沙区移民最惨痛的教训就是选址的失误,失误的原因之一就是时间太仓促。当初为了移民试点工作尽快做出样板,争取国家投资,1998年8月6日确定在乌兰布和沙区移民,9月19日开始招标,一个月后进入工地施工。1999年4月移民区工程竣工,当年的8月首期移民搬迁完毕,10月30日巴盟和乌盟的交接工作也正式完成。根本没有调查和论证及考察的时间,如果前期工作做到先开发、后移民,就不会这样被动了。

在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在陶井项目区还有700多人,可种地仅有1000多亩,仍然存在环境承载过重的问题,还需继续向外调整部分移民。

在采访中有关专家指出,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将生态环境恶劣地区的农民移到自然条件较好的地区,使原来生态环境恶劣的地区有一个自然封育恢复生态的条件。移出的农民到一个更好的地区,生活也能有一个明显的好转,这个方向是非常正确的,内蒙古要从根本上脱贫和解决日益严重的沙化问题,生态移民的路子必须坚持走下去。同时有关专家提出,从乌兰布和沙区生态移民的尝试中可以看出,今后内蒙古自治区实施移民扶贫和生态保护建设结合起来,把解决当前的燃眉之急与稳定增加农牧民收入和提高贫困人口的生活质量结合起来,把移民扶贫与转变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小城镇建设结合起来。第二,移民工程要严格按照基本建设项目管理,由有关部门对移民区的生存条件、生态保护以及其它相关的社会问题进行认真的科研论证,按照项目程序统筹规划,规范运作。加强项目实施的组织和管理,建立项目法人责任制、首长责任制和工作责任制。另外,今后移民原则上只宜在本盟市、旗县内就地、就近进行,一般不宜再搞跨盟市的移民工程。由此看来,乌兰布和沙区生态移民工作中失败的教训和成功的经验,对今后的移民工作无疑是弥足珍贵的。

<Back>

 

 
From Yeke-juu League to Ordos Municipality: settler colonialism and alter/native urbanization in Inner Mongolia

Close to Eden (Urga): France, Soviet Union, directed by Nikita Mikhilkov

Beyond Great WallsBeyond Great Walls: Environment, Identity, and Development on the Chinese Grasslands of Inner Mongolia

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The Mongols at China's Edge: History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Unity

China's Pastoral RegionChina's Pastoral Region: Sheep and Wool, Minority Nationalities, Rangeland Degradation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anging Inner MongoliaChanging Inner Mongolia: Pastoral Mongolian Society and the Chinese State (Oxford Studi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Anthropology)

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Grasslands and Grassland Science in Northern China: A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The Ordos Plateau of China: An Endangered Environment (Unu Studies on Critical Environmental Regions)
 ©2002 SMHRIC. All rights reserved. Home | About Us | Campaigns | Southern Mongolian Watch | News | Links | Contact Us